今昔续

你们喜欢我就努力搞搞

【一月·丞农】上元纪事

•古风,丞攻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生贺文第一棒,妖怪xxj的恋爱,一月快乐。

•下一棒 @草莓味沙雕糖 二月快乐。



黄明昊无语的看着自家哥哥捣鼓着花了一周时间拉他一起挑的新衣服。


五年了,每到上元节前夕自家哥哥都会花不少的银子买一件满意的新衣服,在去晚上的灯会之前穿戴整齐,最后戴上五年来只有现在才会拿出来的手饰。


普通手饰上的图案黄明昊就算没买过手饰,路过街边小摊的时候也能看见一些,多少还是懂点的,但这个戴在自家哥哥手上的手饰,不知道是橘子还是橙子一样的东西……意义不明啊!!!


看着哥哥反复确认镜子中自己的打扮,忍不住上前帮他理了理有些褶皱腰带,平整的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黄明昊叹了口气双手搭上陈立农的肩,与镜子中的眼睛对视。


"哥哥,已经很好看了。"


陈立农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笑着拍了拍肩上的手。"那我出去了,可能会晚点回来…"


"知道啦——五年你不习惯我都习惯了,好了哥哥,快走快走,别迟到了。"打断陈立农接下来要说的关于照顾好自己的长篇大论,推着人从镜子前到了门口。


陈立农哭笑不得的被推到了门口,最后回头挥手告别后上了街。


关上门后黄明昊再次叹了口气,觉得自己都要变成老爷爷了,虽然在岁数上的确有的一拼,但跟平时什么事都不烦恼的自己相比,今天的确担心的太多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种自己哥哥出嫁了的错觉,知道自己的哥哥在每年的上元节都会去见一个人。虽然也好几次缠着陈立农问,但并没有问出多少有用的信息。


坚强的哥哥在某次生病的时候虚弱的问他,上元节还有多久,他就知道那个人对陈立农来说有多么重要。


也问过他既然喜欢,为什么只在中元节见面。


陈立农说自己现在还无法时刻维持人形,等到自己可以做到了,就去找他,一直陪他走到最后。


黄明昊明白这个最后指的是人类生命终止,对于他们来说,人类的时间太短暂了。


但黄明昊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五年来陈立农没有对自己的外貌进行任何改变,现在他们的外貌相当于人类的十八岁,这个时候人类的长相都会发生一定变化,黄明昊也会为了不被别人察觉身份而稍稍改变了自己的外貌和身高,但陈立农没有,平时见了面打招呼的人都会说陈立农真好,完全没改变的样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这种不会变老的脸。


但只有黄明昊知道他是为了上元节去见某个人才不改变的。


说来也怪,陈立农完全不愿改变,说明对方也没有改变,怎么想也觉得不是人类该有的体质吧。


黄明昊甩了甩手,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说不定自家哥哥能处理的很好呢。




因为是上元节,穿的正式的人并不少,所以陈立农的穿着并没有显得很突兀,虽然今天出门的格外早,但太阳已经快要下山,街上的布置也都准备好了,过节的气氛越加浓厚。


走在去主街的路上,陈立农不禁回想起两个人的第一次相遇。





陈立农一个人走在主街上,听到路旁传来微弱的呼声,转头一看是在卖兔子,几只兔子被关在竹笼子里,虽然知道自己不该干涉人类所谓的交易,但被同类求救还是做不到袖手旁观。


算了一下自己身上钱带里的重量,也不知道够不够买下一只。


"我能看看这只吗?"


卖家小心的把竹笼里的一只兔子捧出来,陈立农捧着兔子传达了待会落地就跑的消息,手抚摸着兔子。


在询问价格后的确超出了自己带的,卖家听到了询问价格怎么这么高的话后立马黑了脸,伸手要去抢陈立农手上的兔子。"这位公子不买就不要在这里耽误我做生意。"


陈立农被顺势一推,摔在了地上,脚'一不小心'踢开了竹笼子,而手上的兔子也因为没稳住身子落到了地上。


兔子趁着间隙立马跑起来,在人多的主街上根本看不见踪影。


"你!你赔我兔子!"卖家气急败坏的看着兔子跑走,要上前拉着陈立农问个明白并且要回损失。


陈立农坐在地上等着挨揍,其实一开始想的就是放走兔子后自己最多挨一顿打,实在不行也可以用法术挣脱。


还没等被碰到,陈立农就被身后的人拉了起来,被拉着冲出围着的人群。


听到身后有卖家「抓住它」的喊声,也有人群的惊呼声。


陈立农确认了很久自己并不认识拉着他的人,那个人拉着自己在人群中窜来窜去,路过柴树的时候随手摘了两颗,路过糖葫芦摊顺了两根没使用过的小木棒。


跑了好一段路却还是没甩掉身后的人,陈立农有些着急,自己就算了,很有可能会连累身前的人。


感觉到拉着的人有点抗拒,范丞丞拉着他转过一个街,停了下来,把柴树果的头去掉,木棍截到合适长度,插进柴树果的正中间,削尖的木棍只露出来一点,拉着陈立农来到路边的桌子上坐下。


陈立农疑惑的被拉着坐下,看范丞丞把手上的两个东西轻轻一转的落在桌子上。


落在桌子上的东西没有倒,反而竖立着旋转了起来。范丞丞看一切都准备好了,扯着嗓子对人群喊了一句"来看一看!哪个会先停下来!"


大家对于这种新奇的东西都感到兴趣,不久桌边就围满了人,大家猜测着哪个会先停下来。


身后追着的人因为这个格外拥挤,而且要追的两个人坐着被人群挡住了,就到别的地方去找了。


范丞丞见两个都停了下来,对人群说了句谁想来试试遍拉着陈立农跑了出去。


两个人一直跑出主街,停下后两个人喘了好久之后毫无征兆的一起笑了起来。





想到这里陈立农不自觉的摸上了手饰,却惊觉手饰什么时候不在自己手上。


"你在找这个吗?"陌生的声音毫无预兆地从耳边响起。


陈立农猛的回头,看见穿着道士服的人站在自己旁边端详着手饰。


"真难得现在还能看到这种东西。"还没等陈立农开口,那人自言自语地接着说。


"什么意思?"


"我以为同样是妖的你应该知道。"


"……什么?"


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那人解释了这种手饰是由妖身上的一部分做成的。


陈立农震惊着愣了好久。


"这个…怎么做的能告诉我吗?"


陈立农突然地发问倒是让眼前的人愣住了,这是他最没想到的反应。


"能帮我吗?"


在帮忙弄好手饰后,道士勾了勾唇,对着陈立农的背影说:"后会有期小兔子,我叫林彦俊。"






陈立农捏着囊袋一路跑到范丞丞跟自己提起过的家。


路上想到了后几年。


第二年收到的手饰和牵起的微微僵硬的手。


第三年别扭的拥抱。


第四年笨拙的吻。




开门的时候范丞丞看起来有些惊讶,但立刻把喘息有些急的人引进屋子。


猜到陈立农是跑过来的,让人在床边坐下后便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出什么事了吗?"


"没…我…"陈立农紧张的握着手里的杯子,后悔自己什么都没想好就出来了。


等了许久没有回应,范丞丞也不着急,看了一圈低着头的人,应该没受伤,那应该就是……


眼睛瞟到后腰带的地方有些突起,应该是放了什么东西。


看样子不做出点举动陈立农是会一直沉默了。


手探向后腰,抽出了一个小囊袋。


"这是什么?"


"那是?!"陈立农看到自己准备的东西被拿在手上,放下茶杯赶紧去抢,但范丞丞像是故意不让他拿到一样往后伸长了手,陈立农只好整个人压上去够囊袋,好不容易抢回了囊袋,支撑起身子,舒了口气,感觉范丞丞跟着起了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现在两个人的姿势有些微妙。


为了抢回囊袋,陈立农整个人压了上去,腿跨坐在范丞丞大腿的两侧,现在范丞丞的起身使得两个人的下身更加贴近。


范丞丞没发觉两个人的姿势有多暧昧,见陈立农有往后倒的趋势,还伸了一只手圈住陈立农的腰防止他掉下去。


见范丞丞没有收手并且改变姿势的意思,陈立农只好保持别扭的姿势稍稍用膝盖支撑起自己,让两个人没有那么贴合,虽然这样会让膝盖轻夹着对方的腰,但所幸范丞丞一直盯着囊袋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陈立农顿时松了口气。


拿出囊袋里的手饰,陈立农递给范丞丞。跟自己手上的构造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图案是一只兔子,"这个是送给你的……?!"


在范丞丞触碰到手饰的一瞬间,自己的身体有种微妙的感觉,不自觉地缩了下肩,范丞丞把陈立农的反映看在眼里,心中了然,戴上手饰后双手都环上了腰,把下巴搁在陈立农的肩上,慢慢收紧双臂。


"……痛吗?"


"…啊?"还没来得及深究这个举动,陈立农就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懵。


"这个手饰,痛吗?"范丞丞很清楚这种手链做出来的过程有多么痛苦,他心疼的摸着手饰,也不管陈立农的身体变得更僵硬。


当初自己心血来潮要做这个的时候,变回了半原形,没轻没重的扯了块东西下来,结果整个痛回原形,变成橙子的范丞丞忍着疼痛心情复杂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块橙子皮,都没敢深究这是自己的那一部分,也不知道是秃了一块还是破了相,就这么维持着原形养了一个月,搞得大家都以为他修行退化了。等伤口好了之后范丞丞才变成原形,仔细确认自己没有破相没有秃头后,发现自己的肩上有一块刚好的伤痕。


明白范丞丞指的是什么,努力忽略身体上异样的感觉,陈立农伸手回抱了一下。


"不疼。有位好道士给了我一颗药,就痛了一小下,吃过药之后就不那么痛了。"


"让我看看伤口。"范丞丞一只手放开,稍微往后退了点距离,用有些低沉的声音说。


陈立农犹豫了再三,或许是范丞丞的眼神太过于专注,最后还是妥协了,眼睛一闭,让自己处于半原形状态,长出了兔耳朵和兔尾巴。


范丞丞在耳朵上发现了伤口,伤口不大而且已经结痂,看来那个道士的药是货真价实的。


但怎么看伤口都觉得当时的疼痛感应该不浅,范丞丞心疼的吹着气,一边想着小时候哥哥教自己「痛痛飞走了」具体是怎么说的。


还没想完就被陈立农一手捂住了嘴,范丞丞有些疑惑的回望。


感受到怀里的人身体不自然的颤抖,加上脸红的实在有些反常,范丞丞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耳朵好像是兔子比较敏感的地方。


回想刚刚的行为,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范丞丞脸蹭的一下红了起来,拉下陈立农的手,连话都组织不好了。"不…不是…我!我刚刚……只是……"


憋不出话了范丞丞只能看向别处,两个人就这么持续着没讲话。


等到自己不自觉地摸上手饰时,陈立农终于有了反应。


"这个为什么?一摸就感觉……"陈立农形容不出那种感觉。


"啊这个,因为是身体的一部分,所以……"范丞丞边解释边摸上手饰。"感觉到了吗?"


被这么一说陈立农终于能形容那种异样的感觉,手饰上的触感就好像自己……被触碰了一样。


突然想到自己之前戴上也会不自觉的抚摸,那岂不是……?!


"那之前我……"


"嗯,感觉得到。"范丞丞边摸边给了个过分灿烂的笑容。


陈立农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还没等脸上的红晕退下去又立马红了起来。这种偷偷做事情被知道了的感觉,也太糟糕了吧?!


平复心情的同时却被范丞丞摸着手饰的举动扰乱了心。"别摸了啦!!!"


"好。"听到之后还真的停手了,两只手重新环上后腰。


"唔?!"就在陈立农以为范丞丞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突然被耳朵上的触感拉回了注意,低头一看范丞丞好奇的盯着自己的兔耳朵看,手还一下一下的抚过。


把范丞丞的手抓住,免得再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举动,赶紧转移了话题。"你都看了我的,你半原形是什么样的?"


范丞丞一听还真的安分了下来,眼睛一闭,专心的变成半原形。


陈立农眼睁睁的看着范丞丞头上凭空长出一截枝,最后上面冒出了两片大大的绿叶子,范丞丞睁眼的瞬间还附送一个带点傻气的微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面前的人笑得不能自己,范丞丞没有深究,因为陈立农笑的时候完全放松了身体,清晰地感受到笑的时候微颤的身子紧贴着自己,范丞丞辛苦的忍着,突然意识到坚持这种姿势煎熬的是自己。


不过想着眼前的人开心就好,连忍着欲望都没那么困难了。




后来两个人整理好还是决定一起去灯会,虽然最热闹的时候已经过去,但也还剩下很多玩的项目。


在陈立农感慨这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五个上元节的时候,范丞丞纠正说是第六个。


在第一年范丞丞因为受伤在修复期而被人当作橙子从树上摘下来卖,运到上元节的主街上,意识过来的瞬间让自己滚到了地上,但主街上的人太多,范丞丞还没有想好接下来的对策就被路过的人踢来踢去,在怀疑自己是否要旧伤上填新伤的时候,被人捡了起来。


"这里有个橙子诶。"


"哥哥!我们去买橙子。"说话的人拉着他往前面的店铺牵,另一只手伸过去拿手上的橙子。


"可是这个看起来……"被拉着的人只好自己把橙子放到最街边,跟着身前的人去了店铺。


因为这个举动,范丞丞方便移动自己的原形,在远离人群之后变成了人形,无意间被救了。


所以第二年的相遇不是偶然,帮助是不假思索。








——————End—————— 

献给最爱的少年。

生日快乐。

失踪人口回归!!!其实也没有失踪啦在适应大学生活。终于是赶上了这次生贺,第一次写丞农,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另外,上元节就是元宵节,丞丞做的是简易的陀螺。

其实本来想让小橘过年的,但是!太想写丞丞长叶子了就写了丞农!!!

小橘!下次!一定!


【2018生贺】滴滴,All农生日列车准备发车

一月快乐!!!第一次写丞农嘎嘎嘎!!!

陈同学的🍓:

白衣少年容,倾心陈立农❤️




冷圈也有情,联文为庆生❤️




在小神仙陈立农十八岁生日之际,All农圈12位写手自发自愿地发起了#陪陈立农走过的第一年#生贺联文活动,这里是一个预告








【一月·丞农】《上元纪事》




关键词:上元灯会,非人类恋爱  




 @今昔续 






【二月·橘农】《暗迷 》




关键词:求婚,团聚 




 @草莓味沙雕糖 






【三月·正农】《哥哥,可以吸你的血吗?》


 


关键词:血瘾和牛奶,除了可爱还是可爱




 @大圈圈 






【四月·坤农】《玉成其事 》




关键词:古风(车),玉器收藏,死对头世家




 @啊萌啊前有颗桃子树 






【五月·鬼农】《嘿,谈个恋爱吗?》




关键词:别扭 喜欢很沉




 @斑鸠还是努力长高吧 






【六月·丞农】《电影情节》




关键词:夏夜温暖的风,害羞魔法 




 @你雀总。 






【七月·霖农】《同居22天》




关键词:年上,美食暗恋




 @山兔 






【八月·橘农】《雨夜曼彻斯特》




关键词:隐藏属性,双向狙击




 @语 






【九月·异农】《甜食主义》




关键词:甜食 教学 




 @是流星 






【十月·贾农】《出场费用500元/时 》




关键词:阴差阳错,温馨甜饼,草莓




 @于是就这么咕噜咕噜的吐出了黑泥 






【十一月·橘农】《化忧糖果屋》




关键词:万圣糖果,反向追星




 @白茶🍵 






【十二月·丞农】《爱你如初》




关键词:老夫老妻,吃醋误会




 @陈同学的🍓 










陈立农,这是我们爱你的四季,爱你的十二个月,爱你的三百六十五天❤️






希望这次没有参与联文的太太们也不要不开心,这次是一次试水所以可能满12人就先发车了,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而且相信很多太太也会自发发贺文贺图的啦,都是因为陈立农而为爱发电嘛都是兄弟👬




在10.3当天我们将在10:03发车,一小时一篇,大家可以先关注Tag,也请到时候多多支持掉落喜欢和评论啦谢谢✌️




总之,All our love for Leo Chen❤️

【橘农】八月微晴—等待

•校园,橘攻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联文第二棒,隐隐约约的双向暗恋,周二快乐。



爱不就是从一个人等待到知道等待的不止自己一个的过程吗。 ——等待


如果要问林彦俊是怎么跟陈立农在一起的,他或许会说"因为我等了他一年。"

"为什么?"
为什么要等待,为什么要等这么久?

"为什么?哪有什么为什么。"





被通知运动会之后一天就是秋游,全班同学都欢呼了,要知道去年运动会结束之后一天就开始上课,简直就是体力和脑力的双份摧残。

林彦俊和去年一样报了三千米,虽然去年只拿了个第六,只有奖状没有奖牌。

其实不知道还好,但被告知离第三名只差了一秒多也觉得有些可惜,跑到后来林彦俊也想不了很多,依稀记得前面是有两个挺近的人,但始终超不过去,胜负心让林彦俊把今年的目标定在第三。

"要给我加油。"林彦俊跑之前对陈立农这个室友兼前桌说。

"嗯嗯嗯!"

即使林彦俊在跑前想了多少种速度分配,一跑起来根本顾不着后面有没有力气冲刺,只记得最后会有个加油声吧。

跑三千米的时候整个操场都要让出来,即使第一圈之后只用到最内道。

还剩最后一个直道的时候,在老师还没反应过来制止的时候,一个班的大部分男生突然冲到跑道第二道帮林彦俊加油。

林彦俊最后停止运转的脑子突然意识过来,自己身边围了一圈自己班的同学。

"林彦俊加油!"

"兄弟最后了冲刺一下!"

"脸俊冲啊!"

以及跑在自己右前方一步远的"彦俊加油!"

大脑意识到自己在被这么多人鼓励着,突然感觉不到累了,他追着陈立农的步子,超过了跑在自己前面不远处的两个人。

第三名,做到了。

陈立农递出了手上的矿泉水瓶,贴近了林彦俊,示意要不要靠一下。

林彦俊喝了口水把自己的部分重量交托给陈立农。


这次还真是有点累了。

虽然被学校提醒了以后不能出现陪跑,但一般三千米陆续有人完成之后,终点处都会站满人,学校也没有对这个举动太追究,一句话就带过了。

站在领奖台上,林彦俊捏着他的铜牌,眼神不自觉地往跑道上看,三千米颁奖的时候在跑道上进行陈立农参加的四百米。

想去终点等他。

那或许就是等待开始的时候。





"彦俊!今天是圣诞节,你说在床边挂着袋子会有礼物嘛?"

"那不是只有小朋友才有的吗?"

"不是啦,是因为没有给圣诞老人准备放礼物的地方!"说着陈立农指了指刚刚挂好在床边的小布袋。"彦俊我也帮你挂一个吧。"

林彦俊看着两张下铺的床上,同一个位置,挂着两个大小相同的小布袋,手掌大小,袋口用来拉紧的绳子松着,绳子挂在床边的栏杆上。

林彦俊苦恼的想着,自己根本没有准备礼物。

熄灯之后林彦俊想了很久应该送些什么,寝室里都是些日用品,唯一能当礼物送出去的只有手上的手链了。

学校其实规定不能佩戴手链,但只要是露手臂的场合,林彦俊都会把手链摘下,就这么换着各种手链戴了一年的林彦俊,一次都没被抓包过。

林彦俊看了眼时间,离熄灯不久,不知道陈立农有没有睡着,想着圣诞老师会不会都是在十二点送的礼物。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熬到十一点多,林彦俊已经在睡着的边缘试探了好几次,再一次醒来可能都要第二天了,一鼓作气从暖和的被子里爬出来,轻手轻脚地走到陈立农床边,把摘下的手链放进布袋里。

"谢谢林圣诞老人。"

"?!你没睡着啊?"林彦俊瞬间就清醒了,虽然灯没开看不到,但他肯定陈立农在笑。

"嗯!想知道是哪位圣诞老人来送礼物。"

"不许笑,礼物明天早上起来才能看。"说着就把陈立农的被子拉上去,盖过脸。

陈立农伸手把被子稍微拉下露出眼睛,盯着林彦俊。

明明今天月亮不圆,月光照的那双眼睛格外的亮。

对视了一会儿,林彦俊扯了扯睡衣道了句晚安就接着睡下了。

真是的,小朋友这个时候都应该睡着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陈立农看了眼时间,离起床时间还有十分钟,在被子里换好衣服,坐起来披上冬季校服。


从柜子里拿出昨天晚上准备好的大白兔奶糖钥匙扣,陈立农差点给了自己脑袋一掌,昨天晚上想着十二点送,结果睡着了,还好今天起的早了一点,不然礼物都送不出去了。

把钥匙扣放进布袋后,陈立农把袋口的绳子拉紧,回床上的时候拿下自己床边的布袋意外地看到里面是林彦俊这段时间一直戴着的手链。

林彦俊听到哨声的时候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眼陈立农的位置,应该已经去洗漱了。

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到床边的布袋跟昨晚不一样,袋口收紧了,林彦俊拆下布袋,看到里面是一个钥匙扣,每次回家前陈立农都会提前拿出来的大白兔奶糖钥匙扣。

"彦俊,再晚点要迟到了。"陈立农刚洗漱回来就发现林彦俊坐在床上盯着自己送的钥匙扣发呆。

袖子在洗漱的时候被卷起,林彦俊看见刚拉下袖子的手上戴着自己给的手链。

莫名的满足感。

明明手里握着的是颗假的糖,却感觉像是吃了真的糖一样甜。





春游的早上,陈立农有些反常的起不来,勉强睁开眼迷糊地看着坐在自己床边扯着自己被子的人,昨天到底是谁说要春游了兴奋的睡不着觉拉着自己讲了还久的冷笑话。

不过陈立农也忘了昨晚自己也兴致勃勃的听着林彦俊的冷笑话,为了憋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好几次。

去游乐园的路上陈立农还是睡着了,林彦俊让陈立农枕着肩膀,用眼神击退了好几个想来拍睡颜的同学。


"醒醒,我们到了。"林彦俊拍了拍陈立农的大腿。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陈立农揉了揉眼睛,跟着手提两只包的林彦俊最后下了车。

林彦俊看陈立农看到游乐园大门之后差不多清醒过来,把他的包递过去帮他背好。

在快要集合的时候林彦俊说了句要去厕所就跑到逛的时候看到的一家钥匙扣店里,买下了他一眼看中的橘子味果糖的钥匙扣。

上次圣诞节收到陈立农的钥匙扣后,他每次拿出来的钥匙都只有一个环,光秃秃的,林彦俊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刚刚在走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这家店挂在外面的钥匙扣,林彦俊觉得意外的适合陈立农。

在外面集合的时候陈立农看着同学手上拿着各种东西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买东西留念了。

"彦俊我忘买东西了!"

"没忘,我帮你买了。"林彦俊拿出刚刚买的钥匙扣递给了陈立农。

"啊这个好好看,谢谢!"

看着陈立农拿出自己的钥匙,扣上钥匙扣,终于感觉什么都不缺了。

陈立农看旁边的同学在玩什么也凑过去看,同学拿着一个杯子里面装着蓝色的液体,小心翼翼地端过来,到陈立农面前突然把液体泼出来,陈立农习惯性的躲避了一下,结果发现杯子里的液体并没有倒出来,拿过杯子才发现是两层的,液体在两层玻璃之间。

"这个可以借我一下嘛?"

借来了杯子陈立农从大老远就开始装作小心翼翼的拿到林彦俊面前,好像蓝色液体随时会倒出来一样。

走到林彦俊面前直接往衣服上泼,虽然林彦俊反应不大,但还是用手挡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彦俊。"看到林彦俊跟自己一样上当,陈立农就笑的不能自己。

蓝色的液体没泼到身上,笑容却像是泼到了心上。





暑假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只有住校生在,为了第二天可以准时放学,班主任决定把大扫除提前。

下午提早放学后就开始给留下的住校生分配打扫区域,桌子全部被搬到走廊上,大部分同学拿着抹布往返教师和厕所,排着长队洗抹布的场景倒是第一次见。

全部打扫完的时候差不多到饭点,刚拖完的地还有些湿,大家都去了食堂或者宿舍,打算等地干了之后再把桌子搬回去。

两个人吃完饭后一起逛操场,走到操场外的肋木架边,像平时一样爬到了最高的地方坐下了,每次都是陈立农兴奋的先爬上去,等林彦俊上来的时候都会拉一把。

多少次了,他像这样对自己伸出手。

但今天有点不同,林彦俊特地和陈立农坐在不同的方向,抓着栏杆的手有些泛白。

"陈立农。"

"……啊?"

"下次你主动牵我手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吧…"林彦俊说话的时候没敢看旁边的陈立农,只是看着学校外面的小巷子。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只手握了上来,盖在自己放在腿边的手上。

林彦俊愣愣地转过头,发现陈立农也没看他,只是盯着操场,头发旁露出的耳廓有些红。

虽然自己耳朵也红的不像话的林彦俊没什么资格一直盯着陈立农的耳朵看。

还考虑着今后会不会握不到陈立农手的林彦俊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憋着一年的心思就这么有了最理想的结果,现在除了回握陈立农的手之外,林彦俊的脑子还没有正常运转。

两个人一直牵着手坐到晚自习快开始的时候。

回去的时候桌子已经搬回教室了,整整齐齐的摆好,只有中间的桌子都并了起来,老师已经把电脑搬到教室里在选影片了。

电影开始放的时候老师把灯关了到办公室了,教室里只有十几个住校生坐在一排看电影。

林彦俊和陈立农很自然的坐在一起,灯关掉的时候,林彦俊准确地抓过陈立农的手十指相扣。

虽然没有一句喜欢,但握着对方手的时候有一种安心感,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就这么在一起了。



林彦俊觉得,什么时候开始等待和为了什么开始等待,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等了一个春夏秋冬,等来了他最重要的人。

所以不需要理由。



—————End—————
我居然又开始写校园文了,也算是入坑的初心吧。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但想写的是那种朴实却又暖心,普通却又特别的青春生活,他们都是天使。青春太多样了,希望可以跟你产生共鸣。
下一棒@是流星 !!周三加油!!!

希望看文愉快and留点评论❤️


【预告】八月微晴/八月初雨

我是哪一天呢!!!

斑鸠还是努力长高吧:

对是我,我又来搞事情了。


在群里召集了一群小姐妹【都是太太哦】给大家带来八天的联文享受。


发文时间在八月六日至八月十三日。


设定是以尤老师的《昨日青空》为背景,校园青春AU。【听说看着文听这首歌更配哦】


下面就是正儿八经预告。


——————————————————————————————————


星期一        尤农:八月初雨/救赎——这句话想说了很久了,感谢你对我伸出的手。喂!这可是正经话!笑什么啊


星期二        橘农:八月微晴/等待——爱不就是从一个人等待到知道等待的不止自己一个的过程吗。


星期三        异农:八月初雨/可乐——不是有人说吗?有些悲剧从开始就是注定的,但我不信,所以这万分痛苦我自愿承担


星期四         坤农:八月微晴/情敌——“喂,我们不是情敌么,现在是在搞什么阿”
                                “搞你阿”


星期五          洋农:八月初雨/错误——从故事的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就算结局早已定好,我也奋不顾身去爱你。


星期六          丞农:八月微晴/表白——要不然,咱俩谈个恋爱呗?能……的那种。


星期天          贾农:八月微晴/世界第一初恋——小时候的黄明昊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从小一起长大的陈立农在一起,事实上他注定被啪啪打脸;长大后的黄明昊从没有想过他会和陈立农分开,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


星期一           鬼农:八月微晴/巧合——“我认为世界上最好的精心安排都是巧合。”


——————————————————————————————————


写手的cp都是秘密彩蛋哦,猜中无奖?系列


应这群人的要求,一一艾特出来,她们说这样比较好猜
@陈总的小秘书麻雀  @今昔续  @啊萌啊前有颗桃子树  @葵萌萌。  @是流星  @神经质的BT  @🍪 还有我自己


第一棒:斑鸠还是努力长高吧

【橘农】回家(车)

•少爷生贺车,橘攻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私设如山。
•车技不够,废话来凑。


少爷的生贺!@少爷 
石墨和图片被屏蔽了两次我都啊不动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万年发车被屏蔽体制呜呜呜呜
其实是赶上昨天发了的!
真的!
一辆橘农车!希望喜欢!
职员农!超好磕!我超喜欢!!!
只能运用一贯的手动屏蔽法,链接没了再跟我说…………
链接走评论。

希望看文愉快and留点评论❤️

无题(正农)

总有一天我要把饼干不为人知的一面公之于众!!!

🍪:

和啊续的合作车,@今昔续 

又是一篇续老师上车并且焊死车门的文!

续老师简直人间瑰宝!

https://shimo.im/docs/WNDkPQmZgGc9eR4E

秉着续老师的优良传统,宣传all农

群号:730540462

所有的惊艳都不及与他初见的模样。

芭莎永远是最爱的一套图,当初见的第一眼就爱上了,现在选壁纸也喜欢往这套图里翻。

演唱会那张看到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什么超级巨星的唱歌姿势啦。

戴上圆框眼镜感觉这个人真的有这么多面,什么造型都能驾驭。

【all农】佰玖坊(01-02)

•古风,all农,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废话预警,剧情纯属瞎编。
•本章橘农,贾农,洋农。

@栖栀 来来来栖栖,迟来的生贺,终于是写了😂

谢天谢地我试出敏感词了,终于文发上来了,大家可以方便地看了。



01.

下山的时候,雾气还没有散去,走了一路,露水打湿了衣摆。陈立农没有带多的行李,摸了摸怀里的玉佩,琢磨着怎么找到浩掌门说的涟城,可掌门也没说到到达之后要干嘛,诶很难对吧。


"弄弄!弄弄!"


"痒痒师兄!"陈立农一回头就看到木子洋朝自己挥手跑过来,没想到自己偷偷起身还是被发现了。


"弄弄,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你进了城之后可就是城里弄了,我打听过了,去涟城的路不好找,我就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下山时找了一匹老马,我让人试过了,它认得去涟城的路。到达涟城要两天时间,我还让人在后面加了个马车,弄弄你可别把我这马拐跑了。"


"不会啦,痒痒师兄,谢谢,真的谢谢。"陈立农转头看着这个认识时间不长,却跟自己聊得来,对自己百般照顾的师兄,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木子洋越抱越紧,他多想就这样不放手,在短短的一个拥抱中,他想到了很多。感觉怀里的人往自己衣服上抹了点什么,放开人一看,陈立农偷偷往他身上摸了一手泥。


"弄弄!你要向我这段衣服道歉!"木子洋刚想抓着陈立农,见人喊着"才不要嘞"已经三两步蹿远了,却也不追,看着陈立农的背影没动。


农农,这是你下山前,我能给你最好的了。



两天的路程,这匹马走走停停,却也不用人指路,一路向着对的方向,马停了之后陈立农掀开帘子,却没有看到城门。


还没下车就听到前面的林子里传来打斗声,这马倒是通灵性,在树林间便停下。


陈立农前去查看情况,没想到还没到涟城就碰上了一场江湖纠纷。


两人被围在中间却也丝毫不显慌乱,过起招来也游刃有余,但来者明显是有备而来,见进攻不成便想来阴的。


陈立农的手已经握到剑上,想起来师傅说过门派剑法下山之后不能随便用,特别是他不能被认出身份,只好放下手跑上去,希望自己另外学的三脚猫功夫可以帮助到这两个人。


刚绕到后面却看到除了前面在交手的几人,还有几人埋伏在树丛后,随手捡起了几块石子,本想用石头分散他们的注意,却看到埋伏的人手中已经扔出了暗器,陈立农只好扔出石子将暗器击落,几步冲出去想帮两人,却发现远处还有一人潜伏着,看服饰似是这些人的领头,那人手持弓箭,而箭的方向便是其中一人。


陈立农行动快于思考,施着轻功落到那人身旁,待站稳后却看见箭矢已经飞至那人跟前,见那人没来得及顾这暗箭,陈立农只能把那人推开到安全区域,手没来得及收回,箭矢堪堪擦过手臂,陈立农伸手捂住伤口,伤口不深,血|却染红了整个手掌。


"你没事吧!"林彦俊正愁怎么解决眼前这堆棘手的人,突然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前面箭刺入树枝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转头一看却看到了受伤的陈立农,立马就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站在远处的人见一击不成,像是知道这次已经没机会了,示意前面的人都撤退。


林彦俊和范丞丞见人走了赶紧围了上去扶住陈立农。"你没事吧?"


"没事。"


"认识啊?帮你挡箭。"见陈立农一下子没缓过神,范丞丞看向一脸担心的林彦俊。


"不认识。"


待疼痛过去之后,陈立农自己站正,刚想走两步就倒下去了,被范丞丞赶紧抱住才没有摔到地上。


"上来,我送你去百玖坊包扎。"林彦俊蹲下,示意范丞丞把人放上来。


"酒坊?不行我还没行冠礼,不能去酒坊。"


"不是喝酒的酒,六七八九的玖。行了别说了你都快不行了。"


"哦…对了我的马……"


"丞丞你去吧马牵过来,我先送他回去。"林彦俊感觉环着自己的手垂了下去,提了提身上的人,加快了脚步。见过为兄弟受伤的,为陌生人受伤倒是第一次见。




林彦俊冲进佰玖坊立马把人带去了二楼,没顾得了多的,一脚踢开了王子异的房间的房门,把人直接放到了床上。


"子异看看他怎么样了。"


被叫到的人倒也没有很大的不满,只是放下手中捣鼓的草药,看到床上的人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却也没有多问,立马帮床上的人把脉。


佰玖坊有除了店内的八个人进入二楼,房间内很快就聚集了人,王琳凯和朱正廷一时待客走不开,其余六人都在房间内。


"这位是……"在王子异确认人没事后,蔡徐坤看向林彦俊。


"他是我们受埋伏时突然出现的,还帮彦俊挡了一箭。"还没等林彦俊回答,范丞丞先说明了情况。


"可知道是何人埋伏你们?"蔡徐坤看了看床上的人正在被王子异包扎。


"不知,他们射了那箭之后便撤退了,到现在我还不明白他们的目的。"


"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活着带你们去复命,他的伤口上有迷魂散,所以才会昏迷。"王子异包扎好伤口之后起身解释。


"看来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之后一定要格外小心。彦俊,他痊愈了之后就送他走吧。"


"不必。"林彦俊起身探向陈立农的衣襟,没有去顾蔡徐坤不太赞同的眼神,从中拿出了玉佩。


"这不是……"


"太好了我们终于找齐了人!"


"丞丞你先照顾他,我们晚上都到楼下谈谈之后的事。子异你跟我来。"蔡徐坤看事情都解释清楚了,便叫人先散了。蔡徐坤和王子异是同门,也是九个人中最先碰到的两人,大小事情都是两人商量打理。


"好"




陈立农醒来的时候范丞丞差点在床边睡着。


"这是哪…对了我的马!"


"你的马已经牵回来了,诶你这马真好,都不用我拉绳自己都走到涟城了,有空也借我用用?"


"不行啦,这马是我师兄借我的,要还回去的。你有纸笔吗?我要给我师兄写信。"


"有,我去拿。"


范丞丞拿着纸笔回来的时候后面却跟着一大堆人。


"你没事吧?"所有人都围着陈立农,林彦俊最先开口。


"没事了。"陈立农抬头一看,就是自己救的那人。


"既然大家走在了,我们下去说。能走吗?"蔡徐坤走到床边把人扶下床。


店铺已经打烊,九人到齐了楼下之后,选了最大的桌子坐下。


陈立农看其他八人竟都拿出了与自己一样玉佩的人,玉佩为半枚,每两枚竟都能合成一块完整的。




02

奇异果乃缃山的圣果,由五位掌门共同守护,其他山上的各个门派时刻都想把这圣果归为己有。


然而在几月前却发生奇异果被盗之事,五大掌门并没有外传,也没有下山寻找。若是此时外传,必定掀起一阵波澜,掌门一旦下山,必会惊动其他门派。所以五个掌门协商只能分别选择门内优秀的弟子去下山寻找这圣果。


每位参与寻找的弟子都会有一枚玉佩来相互确认身份,但兴掌门只将任务告诉了第一个下山的人,也就是蔡徐坤,剩下的弟子掌门只说了带着玉佩去涟城,其余什么都没说。


掌门说一下山便是第一场考验,因为不能穿门派的衣服下山又不能将玉佩戴在显眼的地方,弟子的会合变得格外困难。


第一个与蔡徐坤会合的是同门的王子异,两人都了解事情原委之后,决定要有一个固定的地方集合,并一起再寻找下一个弟子。蔡徐坤选择了开一间菜馆,既不会引起其他门派眼线的太大注意,也好打听奇异果的下落。掌门说过一共有九名弟子会带着玉佩,于是取名为佰玖坊。这便是佰玖坊的来历。


佰玖坊虽是菜馆,不仅以菜的美味出名,也以酒出名,百姓以为这"玖"与"酒"同义,便认定佰玖坊也是一家酒坊,殊不知这酒是在找到第四个弟子黄明昊之后突然兴起的。


如今八个弟子各有所长,一起经营的佰玖坊已经成为涟城第一馆。佰玖坊有两层,第一层为所有人开放,第二层不得入内,这是佰玖坊的规矩,一开始的确有人闹事,但都被林彦俊打了一顿,之后便没人敢再提出要开放二楼。第二层有九间房间,分别为九个弟子准备。


"找回奇异果,便是我们的任务。"蔡徐坤一一道出了掌门所交给的任务,也解释了佰玖坊的来源,好让刚加入的陈立农更加了解现在的情况。


"那现在有奇异果的下落吗?"虽然在会合之后知道在涟城要找带着相同玉佩的弟子,但任务也是第一次听蔡徐坤说起。


"我打听过了,今年的武林大会在涟城后的晟山举行,听说有放出消息,赢的人能够得到一枚天下奇果,我猜,那便是圣果。"蔡徐坤作为佰玖坊的掌柜,却不常出现在佰玖坊中,都是去各个地方打听奇异果的下落。


"是在缃山举行的武林大会一样嘛?"说到比武大会,陈立农便想起了在缃山上的比武大会。


"不一样,在缃山上,五位掌门互为挚交,比武从来都是点到为止,分出胜负之后若还想置对方于死地,掌门便会出手制止。这江湖的武林大会则不同,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任何的偏门左道都是不被制止的,目的只有赢,生死与招式全然不顾,听说有多少豪杰葬命于此。所以我们不仅要学会门派剑法,还要学会江湖武功以及江湖的处事方法,在武林大会开始之前,我们会轮就去江湖上讨教功法。"


"讨教?"


"就是与他们过过招,知道他们的招式,会了之后揍他们一顿就可以走了。"林彦俊做事一向简单。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明天你先在店中习惯一下,之后就和他们一同去吧讨教功法吧。明昊,带他去房间。"蔡徐坤看时间不早了,告诉了陈立农之后的安排。


黄明昊带着陈立农上了二楼,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前面的人。


像,当真是像,特别是那双眼睛。



五年前,黄明昊因资质被程潇掌门重视,在每个月的门派内部比武中无论输赢,潇掌门都会留下他对他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进行指导。


同门的有心人误认为潇掌门看重黄明昊,单独传授给他门派的独传武功,心中觉得不公,暗中谋划着陷害黄明昊,却不知潇掌门从未偏袒黄明昊一人,掌门对认真的门徒给予同样的关怀,只是有时会在门派比武前后单独说,有时会在集体训练时一一指点。


黄明昊第一次得到下山的令牌,却在山腰处被埋伏,拖伤奋力甩掉身后的人,靠在一颗大石之后调整气息。黄明昊捂着伤口,血却止不住,只能自己点穴止血,黄明昊清楚得很,要是不快些处理伤口,他的手可能就再难抬起来了。


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伤口,听到了草丛的窸窣声,身体再次绷紧了,心想难道是那群人又追了上来。


黄明昊艰难的站起身却因体力不支再次倒下,眼看人就要走到自己身后了,一心急只能用气势压人。


"来者何人!"


"……超、超级农农!"陈立农一直有一个大侠梦,加入在李荣浩掌门门下,门规是要先练习炼丹做药再习武,最后在两者中进行选择。陈立农觉得每个大侠都有一个响当的名号震彻江湖,此时被问是何人,只好先想个名称应付过去。


"你咳咳…咳"


"诶你没事吧,我刚刚看到有血迹,啊你受这么重的伤,我给你包扎。"陈立农抓着黄明昊的手仔细查看了伤口,好在伤口没有感染,没有被毒所侵蚀。


黄明昊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个药童,背着竹筐应该是在采药,看衣服是别的门派的人。


陈立农又是从竹筐里拿出草药匆匆处理敷在伤口上,又是从衣袖里拿出掌门给的药丸给黄明昊服下。


"这个敷上去可能有点痛吼,你忍着点。"


"这个是掌门给我的药丸,止血用的。"


"这些药给你,伤口现在只是止住血了,回去你也要多加注意,伤口不能碰水,如果碰水了要赶紧擦然后干服用这个,伤口裂了要服用这个,这个药是每天都要服用的,能加快伤口愈合。"陈立农一下子从袖子里掏出了好几个瓶瓶罐罐,一个一个认真的讲解给黄明昊听,最后犹豫的从怀里掏出了个瓷瓶。"这、这个是我自己炼的药,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这药的功效应该是……"


陈立农还没说完黄明昊就把瓷瓶拿过来倒出一小颗药丸,直接吞下。


"诶我还没说完这是干什么的药你干嘛就吃啦!这个只是我自己混合几味药效相近的草药做成的,你都不知道有没有毒你干嘛吃啦!"


"你都救了我一命了,此时又怎么会害我。"


"这个应该是提神用的啦,我自己试过了没毒,只是不知道管不管用。还有,你装什么大人啦说话这么老成,你看起来不我还小。"


"哪有,我十二了。"


"我也是诶!"


"师兄都说我还小好多事都不跟我说你知道吗,现在终于遇到一个跟我一样大的了。"黄明昊刚刚还一副大人样,现在撒起娇来竟也毫不别扭。


果然是个小孩啦,陈立农这么想着,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来采药的,赶紧收拾竹筐中的草药,又叮嘱了几罐药,匆忙告别跑回门派。


黄明昊想着五个门派的比武大赛时,兴许还能遇到,却在此之前被掌门派了重要任务下山了,再相见,便是五年后。



陈立农刚想转头问自己房间在哪就被拉进房间,被抵在门上之后才看清黄明昊的脸。


见人都回房了,黄明昊把人带到自己房间,抓着陈立农的手臂着急的问,"你是不是就是以前给过我药的那个小药童?"


"什么小药童?"


"超级农唔……"黄明昊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


"别、别说出来!"陈立农不知怎么的,整个脸都红透了。


黄明昊奇怪的看着脸红的陈立农,拍了拍他的手示意放下。"你怎么了?"


"那个名字,是、是我乱编的啦,你别再叫了……"


"好好好懂了懂了。"原来是听到那个年少不懂事的称呼害羞了。


黄明昊把抓在手臂上的手往下移,两手环在了陈立农的腰上抱紧。"那个时候谢谢你,你救了我一命,从今天起,我们就是过命的兄弟了!"


刚移开黄明昊嘴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被此时的拥抱勒的有些紧,只好环着黄明昊的脖子回一个拥抱。"好。"


"那我可以叫你农农吗?"


"可以,但之前那个你要帮我保密。"


"没问题!"看着眼前的人又有脸红起来的趋势,赶紧答应了下来。


"那我可以叫你明昊嘛?"


"当然可以!走走走农农,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陈立农回房后突然想起还没有把马还给痒痒师兄,立马磨墨写信,写了对师兄的感谢,也交代了迟些还马的原因,却也没有把今天的事全盘道出。


想着把马牵回来的人好像叫范丞丞,但现在大家都睡下了,也不知道范丞丞住在哪一间,只好麻烦刚刚送他回房的黄明昊。


黄明昊对于陈立农的到来有些意外,更多的却是惊喜。


"农农你怎么了?"


"明昊你知道马棚在哪嘛?"


黄明昊想起了今天看到范丞丞牵回来一匹马,安置在了后院,立马同意带陈立农一起去找马。


在路上陈立农道出了马的来历以及要把马还回去的原因,黄明昊说也要跟着指路,陈立农不认识路,只好把人带上,两人一直走到城门。


陈立农拍了拍马背,让马自己回去了。


信放在马车里了,希望痒痒师兄能看到。


回到佰玖坊时已经是子时,陈立农吹灭了房内唯一点着的蜡烛,也进入了梦乡。




————Tbc————
第一次尝试古风,写的应该很bad,希望不要介意。栖栖我写了我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脑洞,估计这应该是一个坑,大家慎跳。文中的地名都是谐音,缃山、涟城、晟山分别是偶像练习生的像、练、生。自从我看了武林外传游戏的九人视频之后,我满脑子都是他们很仙很仙的样子啊!!!我的少侠们啊啊啊啊!!!那个真的很帅啊!!!九位少侠的门派归属就是导师合作舞台分布,倒也挺巧,五个组都有人在。

它真的可能是个坑,真的好难写😂

希望看文愉快and留点评论❤️

偶练真的是乙女向游戏吗?(八)【完结】

•论坛体,all农,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废话预警,剧情纯属瞎编。
•本章橘农,坤农。




601L
官方爸爸!!!我充钱还不行吗!!!

602L
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603L
又是一组只可远观不可得到的卡

604L
我真的肝不下去了

605L
怎么还有一天,我不行了

606L
你们继续肝吧我只要我的范丞丞,我先去第十一章的剧情了

607L
卧槽张pd的舞台一镜到底帅呆了

608L
戒烟那组造型简直了

609L
我觉得五个舞台都好帅,看完我一个都忘不了

610L
卧槽别说了,我没心思肝活动了

611L
我要忍住,我还有最后一张卡

612L
我肝完了,九张齐全,但我不想玩剧情了,我想卸游戏

613L
楼上冷静一点,不想玩了把号给我呗

614L
给我给我!九张卡够我玩的了!

615L
我就说说,你们干嘛!!!

61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17L
第十一章好像没有支线,全是主线

618L
我猜是因为是舞台,所以没有支线

619L
支线都在第十二章

620L
我天,都有人玩到十二章了

621L
我还在苦苦的肝活动

622L
十二章有情况,由我来跟大家讲述一下,决赛曲目林彦俊和陈立农在两个队,但上台前都是一起去化妆的。化妆前穿的衣服是对方挑的我跟你们说,两个人一起去的服装室,路上还在打打闹闹。
路上林彦俊问陈立农,你紧张吗?
陈立农说紧张。
林彦俊就说那你就闭上眼睛。
然后两个人就停下来,陈立农就闭上了眼睛。
结果,林彦俊就这么跑了!
陈立农等了会没动静,就问林彦俊然后呢,结果没人回答,陈立农就睁开眼,看到林彦俊在前面跑,就边跑边喊"林彦俊你这个烂人!"
陈立农不愧是体育生,跑的那个快啊,我跟都跟不上。
林彦俊回头一看陈立农追上来了就停下来了,说别跑了别跑了,这时候陈立农已经追上去了,一把拽着林彦俊的手臂。
林彦俊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说"不是说了别跑了你还跑,现在出汗了待会怎么化妆。"
林彦俊也不递纸,自己拿着纸就擦上去了,陈立农还乖乖的闭眼让他擦。
林彦俊!放开他!你不亲我亲!我真的好想亲上去啊卧槽!!!
陈立农还嘟囔说还不是你个烂人耍我。
林彦俊听到了一把把餐巾纸糊到陈立农脸上,说"我耍你了吗,你看看你现在还紧张吗?自己拿着点纸,待会又要出汗了。"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说说笑笑走了。
到了更衣室,两个人挑衣服,突然陈立农拿着一套衣服跑到林彦俊旁边说"林彦俊,感觉你穿这个好看诶!"
林彦俊直接接过衣服比划了两下,说就这件。
陈立农还愣了一下,问"你真穿啊?"
林彦俊挑了一会衣服,拿出一件也是黑白的外套,说"对啊,你要不穿这件,看起来很man的。"
陈立农一听很man的就好好好的答应下来了。
之后化妆的时候两个人并排坐着,突然就开始了幼稚的对话。
"姐姐给他盖盖黑眼圈,都快到下巴了。"
"还说我,你都长了颗青春痘。"
"啊?哪里?!"
"骗你的。"
"吼你个烂人,姐姐你给他化丑一点!"
"不行不行,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还是要帅一点的。"
快化完的时候,化妆姐姐说你们的衣服怎么感觉有点像,都是黑白的。
林彦俊说这是寝室同款。
这么多字可把我打死了,他们真美好。

623L
卧槽林彦俊这是为了陈立农随身带餐巾纸了吗

624L
互相挑决赛衣服???他们???

625L
小橘让农农减压的方法真特别

626L
林彦俊你怎么这么温柔!!!

627L
陈立农也太可爱了吧,让化妆姐姐给林彦俊化丑一点哈哈哈哈哈哈

628L
林彦俊马上认错hhhhhhhhh不行了笑死了hhhhhhhhh

629L
林彦俊:不行不行脸还是要帅的

630L
一心想man的陈立农一听到衣服很man就一口答应

631L
不行了这两个人都太好笑了xswl

632L
两个活宝真的

633L
室友line简直了,这哥俩好啊

634L
陈立农说好看林彦俊就穿了,也太宠了吧

635L
我严重怀疑他们工作时间谈恋爱!

636L
林彦俊,我分手都懒得说了,你好好的吧……

637L
活动终于!!!结!束!了!

638L
活动一肝完就看到十二章有消息,我要带着我肝来的卡通关!

639L
新卡真好用

640L
新卡怎么看都看不厌,芭莎不愧是芭莎

641L
芭莎的完整支线出来了,我先去芭莎再走剧情

642L
用芭莎的卡过芭莎的关,美滋滋

643L
我天这个画面也太好看了,红背景配谁都好好看!!!

644L
啊最后告白大会是想让我死吗呜呜呜呜呜呜

645L
下课那段陈立农一个人还睡着hhhhh

646L
陈立农和朱正廷牵手手!!!

647L
完了我开始玩十二章决赛的剧情了,我好紧张是怎么回事

648L
陈立农奶味拉普!!!包围!葱味!

649L
陈立农的rap是谁教的我好好奇

650L
陈立农有找过蔡徐坤,在第十二章开头还在练习的时候有支线,陈立农找蔡徐坤帮忙指点,蔡徐坤就说先练节拍,还抓着陈立农的手示范打节拍。
还在练习的时候经常跟陈立农一起练,明明不是一个人的词,蔡徐坤都会唱了。

651L
啊啊啊啊啊蔡徐坤你也教教我rap呗

652L
太照顾了练习的时候还一直帮农农

653L
那段时间凡是蹿到陈立农他们寝室的都是唱着rap进唱着rap出,就连尤老师也是,我真的笑死

654L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太有画面感了

655L
尤老师唱rap哈哈哈哈哈哈哈

656L
进寝室都要唱rap,那陈立农和林彦俊岂不是在寝室聊天都要唱rap了

657L
这是这个寝室的风俗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58L
Justin也有很积极的帮农农,超级主动的那种,去寝室门一开,喊着"农农我们来唱rap!"然后就这么进去了

659L
哈哈哈哈哈哈哈Justin

660L
小贾情绪高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61L
啊啊啊啊啊啊啊出道名单要来了

662L
我好紧张我的正正

663L
太好了我喜欢的都出道了!!!

664L
小橘!!!!我就知道小橘你可以的!!!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橘我的小橘我好想哭

665L
农农桃浦兔啊啊啊啊啊

666L
你们发现了吗,蔡徐坤照顾陈立农不是一点点,出道致辞的时候,陈立农太紧张了说话的时候没把自己想说的全说完,还话筒路过蔡徐坤的时候,蔡徐坤小声提醒陈立农还没说感谢导师,陈立农反应过来跑回去补完了感言。

667L
蔡徐坤太照顾了呜呜呜呜

668L
为什么我紧张到忘词的时候没人提醒我,哭了。

669L
跑回去补感言也太可爱了吧

670L
难受我玩完了剧情,感觉内心空荡荡

671L
你们说的我都不敢玩下去了

672L
我的崽崽长大了呜呜呜呜,外套真的很帅很man呜呜呜呜呜崽崽妈妈爱你

673L
内心空荡荡,偶练玩完了

674L
卧槽大家,爱奇艺的售后服务来了,新游戏出了,叫Nine Percent

675L
爱奇艺爸爸!!!

676L
大家我先走一步

677L
有人已经开了一个新帖了,叫NP真的是乙女向游戏吗

678L
走了走了转战NP

679L
各位好汉,另一个贴见!

680L
所以按照爱奇艺的套路,我猜NP也不会是乙女向游戏。

681L
可不是吗

682L
我好期待NP的支线

683L
我觉得更加可以期待的是之后爱奇艺会和谁合作

684L
那这个帖岂不是要凉了

685L
不会不会,肯定还有各种支线我们没发现,我觉得这个帖还是会突然炸一下

686L
我在NP玩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回来玩偶练,美滋滋

687L
那是不是说卡要新出一套了!!!

688L
新卡!!!可我新出的芭莎都还没抽到一张

689L
咱们慢慢抽,也可以来个卡集合

690L
新帖已经这么多楼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先走一步





—————End—————
大家久等了,终于是把心心念念的这篇给完结了,完结的有些仓促,感谢大家一直对这篇的支持。这篇文让我回忆起了当初看偶练的大致心情,其实第几章剧情说的就是偶练的第几集,写的时候也有回顾偶练,感慨挺多。之后新的作品可能要过一会容我想想,希望之后大家一如既往的读我的文之后会开心。最后,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个,我想要长评,不长的短的也行,但想要评论😂

希望看文愉快and留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