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续

你们喜欢我就努力搞搞

【一月·丞农】上元纪事

•古风,丞攻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生贺文第一棒,妖怪xxj的恋爱,一月快乐。

•下一棒 @草莓味沙雕糖 二月快乐。



黄明昊无语的看着自家哥哥捣鼓着花了一周时间拉他一起挑的新衣服。


五年了,每到上元节前夕自家哥哥都会花不少的银子买一件满意的新衣服,在去晚上的灯会之前穿戴整齐,最后戴上五年来只有现在才会拿出来的手饰。


普通手饰上的图案黄明昊就算没买过手饰,路过街边小摊的时候也能看见一些,多少还是懂点的,但这个戴在自家哥哥手上的手饰,不知道是橘子还是橙子一样的东西……意义不明啊!!!


看着哥哥反复确认镜子中自己的打扮,忍不住上前帮他理了理有些褶皱腰带,平整的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黄明昊叹了口气双手搭上陈立农的肩,与镜子中的眼睛对视。


"哥哥,已经很好看了。"


陈立农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笑着拍了拍肩上的手。"那我出去了,可能会晚点回来…"


"知道啦——五年你不习惯我都习惯了,好了哥哥,快走快走,别迟到了。"打断陈立农接下来要说的关于照顾好自己的长篇大论,推着人从镜子前到了门口。


陈立农哭笑不得的被推到了门口,最后回头挥手告别后上了街。


关上门后黄明昊再次叹了口气,觉得自己都要变成老爷爷了,虽然在岁数上的确有的一拼,但跟平时什么事都不烦恼的自己相比,今天的确担心的太多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种自己哥哥出嫁了的错觉,知道自己的哥哥在每年的上元节都会去见一个人。虽然也好几次缠着陈立农问,但并没有问出多少有用的信息。


坚强的哥哥在某次生病的时候虚弱的问他,上元节还有多久,他就知道那个人对陈立农来说有多么重要。


也问过他既然喜欢,为什么只在中元节见面。


陈立农说自己现在还无法时刻维持人形,等到自己可以做到了,就去找他,一直陪他走到最后。


黄明昊明白这个最后指的是人类生命终止,对于他们来说,人类的时间太短暂了。


但黄明昊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五年来陈立农没有对自己的外貌进行任何改变,现在他们的外貌相当于人类的十八岁,这个时候人类的长相都会发生一定变化,黄明昊也会为了不被别人察觉身份而稍稍改变了自己的外貌和身高,但陈立农没有,平时见了面打招呼的人都会说陈立农真好,完全没改变的样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这种不会变老的脸。


但只有黄明昊知道他是为了上元节去见某个人才不改变的。


说来也怪,陈立农完全不愿改变,说明对方也没有改变,怎么想也觉得不是人类该有的体质吧。


黄明昊甩了甩手,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说不定自家哥哥能处理的很好呢。




因为是上元节,穿的正式的人并不少,所以陈立农的穿着并没有显得很突兀,虽然今天出门的格外早,但太阳已经快要下山,街上的布置也都准备好了,过节的气氛越加浓厚。


走在去主街的路上,陈立农不禁回想起两个人的第一次相遇。





陈立农一个人走在主街上,听到路旁传来微弱的呼声,转头一看是在卖兔子,几只兔子被关在竹笼子里,虽然知道自己不该干涉人类所谓的交易,但被同类求救还是做不到袖手旁观。


算了一下自己身上钱带里的重量,也不知道够不够买下一只。


"我能看看这只吗?"


卖家小心的把竹笼里的一只兔子捧出来,陈立农捧着兔子传达了待会落地就跑的消息,手抚摸着兔子。


在询问价格后的确超出了自己带的,卖家听到了询问价格怎么这么高的话后立马黑了脸,伸手要去抢陈立农手上的兔子。"这位公子不买就不要在这里耽误我做生意。"


陈立农被顺势一推,摔在了地上,脚'一不小心'踢开了竹笼子,而手上的兔子也因为没稳住身子落到了地上。


兔子趁着间隙立马跑起来,在人多的主街上根本看不见踪影。


"你!你赔我兔子!"卖家气急败坏的看着兔子跑走,要上前拉着陈立农问个明白并且要回损失。


陈立农坐在地上等着挨揍,其实一开始想的就是放走兔子后自己最多挨一顿打,实在不行也可以用法术挣脱。


还没等被碰到,陈立农就被身后的人拉了起来,被拉着冲出围着的人群。


听到身后有卖家「抓住它」的喊声,也有人群的惊呼声。


陈立农确认了很久自己并不认识拉着他的人,那个人拉着自己在人群中窜来窜去,路过柴树的时候随手摘了两颗,路过糖葫芦摊顺了两根没使用过的小木棒。


跑了好一段路却还是没甩掉身后的人,陈立农有些着急,自己就算了,很有可能会连累身前的人。


感觉到拉着的人有点抗拒,范丞丞拉着他转过一个街,停了下来,把柴树果的头去掉,木棍截到合适长度,插进柴树果的正中间,削尖的木棍只露出来一点,拉着陈立农来到路边的桌子上坐下。


陈立农疑惑的被拉着坐下,看范丞丞把手上的两个东西轻轻一转的落在桌子上。


落在桌子上的东西没有倒,反而竖立着旋转了起来。范丞丞看一切都准备好了,扯着嗓子对人群喊了一句"来看一看!哪个会先停下来!"


大家对于这种新奇的东西都感到兴趣,不久桌边就围满了人,大家猜测着哪个会先停下来。


身后追着的人因为这个格外拥挤,而且要追的两个人坐着被人群挡住了,就到别的地方去找了。


范丞丞见两个都停了下来,对人群说了句谁想来试试遍拉着陈立农跑了出去。


两个人一直跑出主街,停下后两个人喘了好久之后毫无征兆的一起笑了起来。





想到这里陈立农不自觉的摸上了手饰,却惊觉手饰什么时候不在自己手上。


"你在找这个吗?"陌生的声音毫无预兆地从耳边响起。


陈立农猛的回头,看见穿着道士服的人站在自己旁边端详着手饰。


"真难得现在还能看到这种东西。"还没等陈立农开口,那人自言自语地接着说。


"什么意思?"


"我以为同样是妖的你应该知道。"


"……什么?"


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那人解释了这种手饰是由妖身上的一部分做成的。


陈立农震惊着愣了好久。


"这个…怎么做的能告诉我吗?"


陈立农突然地发问倒是让眼前的人愣住了,这是他最没想到的反应。


"能帮我吗?"


在帮忙弄好手饰后,道士勾了勾唇,对着陈立农的背影说:"后会有期小兔子,我叫林彦俊。"






陈立农捏着囊袋一路跑到范丞丞跟自己提起过的家。


路上想到了后几年。


第二年收到的手饰和牵起的微微僵硬的手。


第三年别扭的拥抱。


第四年笨拙的吻。




开门的时候范丞丞看起来有些惊讶,但立刻把喘息有些急的人引进屋子。


猜到陈立农是跑过来的,让人在床边坐下后便倒了一杯茶递过去。


"出什么事了吗?"


"没…我…"陈立农紧张的握着手里的杯子,后悔自己什么都没想好就出来了。


等了许久没有回应,范丞丞也不着急,看了一圈低着头的人,应该没受伤,那应该就是……


眼睛瞟到后腰带的地方有些突起,应该是放了什么东西。


看样子不做出点举动陈立农是会一直沉默了。


手探向后腰,抽出了一个小囊袋。


"这是什么?"


"那是?!"陈立农看到自己准备的东西被拿在手上,放下茶杯赶紧去抢,但范丞丞像是故意不让他拿到一样往后伸长了手,陈立农只好整个人压上去够囊袋,好不容易抢回了囊袋,支撑起身子,舒了口气,感觉范丞丞跟着起了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现在两个人的姿势有些微妙。


为了抢回囊袋,陈立农整个人压了上去,腿跨坐在范丞丞大腿的两侧,现在范丞丞的起身使得两个人的下身更加贴近。


范丞丞没发觉两个人的姿势有多暧昧,见陈立农有往后倒的趋势,还伸了一只手圈住陈立农的腰防止他掉下去。


见范丞丞没有收手并且改变姿势的意思,陈立农只好保持别扭的姿势稍稍用膝盖支撑起自己,让两个人没有那么贴合,虽然这样会让膝盖轻夹着对方的腰,但所幸范丞丞一直盯着囊袋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陈立农顿时松了口气。


拿出囊袋里的手饰,陈立农递给范丞丞。跟自己手上的构造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图案是一只兔子,"这个是送给你的……?!"


在范丞丞触碰到手饰的一瞬间,自己的身体有种微妙的感觉,不自觉地缩了下肩,范丞丞把陈立农的反映看在眼里,心中了然,戴上手饰后双手都环上了腰,把下巴搁在陈立农的肩上,慢慢收紧双臂。


"……痛吗?"


"…啊?"还没来得及深究这个举动,陈立农就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懵。


"这个手饰,痛吗?"范丞丞很清楚这种手链做出来的过程有多么痛苦,他心疼的摸着手饰,也不管陈立农的身体变得更僵硬。


当初自己心血来潮要做这个的时候,变回了半原形,没轻没重的扯了块东西下来,结果整个痛回原形,变成橙子的范丞丞忍着疼痛心情复杂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块橙子皮,都没敢深究这是自己的那一部分,也不知道是秃了一块还是破了相,就这么维持着原形养了一个月,搞得大家都以为他修行退化了。等伤口好了之后范丞丞才变成原形,仔细确认自己没有破相没有秃头后,发现自己的肩上有一块刚好的伤痕。


明白范丞丞指的是什么,努力忽略身体上异样的感觉,陈立农伸手回抱了一下。


"不疼。有位好道士给了我一颗药,就痛了一小下,吃过药之后就不那么痛了。"


"让我看看伤口。"范丞丞一只手放开,稍微往后退了点距离,用有些低沉的声音说。


陈立农犹豫了再三,或许是范丞丞的眼神太过于专注,最后还是妥协了,眼睛一闭,让自己处于半原形状态,长出了兔耳朵和兔尾巴。


范丞丞在耳朵上发现了伤口,伤口不大而且已经结痂,看来那个道士的药是货真价实的。


但怎么看伤口都觉得当时的疼痛感应该不浅,范丞丞心疼的吹着气,一边想着小时候哥哥教自己「痛痛飞走了」具体是怎么说的。


还没想完就被陈立农一手捂住了嘴,范丞丞有些疑惑的回望。


感受到怀里的人身体不自然的颤抖,加上脸红的实在有些反常,范丞丞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耳朵好像是兔子比较敏感的地方。


回想刚刚的行为,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范丞丞脸蹭的一下红了起来,拉下陈立农的手,连话都组织不好了。"不…不是…我!我刚刚……只是……"


憋不出话了范丞丞只能看向别处,两个人就这么持续着没讲话。


等到自己不自觉地摸上手饰时,陈立农终于有了反应。


"这个为什么?一摸就感觉……"陈立农形容不出那种感觉。


"啊这个,因为是身体的一部分,所以……"范丞丞边解释边摸上手饰。"感觉到了吗?"


被这么一说陈立农终于能形容那种异样的感觉,手饰上的触感就好像自己……被触碰了一样。


突然想到自己之前戴上也会不自觉的抚摸,那岂不是……?!


"那之前我……"


"嗯,感觉得到。"范丞丞边摸边给了个过分灿烂的笑容。


陈立农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还没等脸上的红晕退下去又立马红了起来。这种偷偷做事情被知道了的感觉,也太糟糕了吧?!


平复心情的同时却被范丞丞摸着手饰的举动扰乱了心。"别摸了啦!!!"


"好。"听到之后还真的停手了,两只手重新环上后腰。


"唔?!"就在陈立农以为范丞丞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突然被耳朵上的触感拉回了注意,低头一看范丞丞好奇的盯着自己的兔耳朵看,手还一下一下的抚过。


把范丞丞的手抓住,免得再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举动,赶紧转移了话题。"你都看了我的,你半原形是什么样的?"


范丞丞一听还真的安分了下来,眼睛一闭,专心的变成半原形。


陈立农眼睁睁的看着范丞丞头上凭空长出一截枝,最后上面冒出了两片大大的绿叶子,范丞丞睁眼的瞬间还附送一个带点傻气的微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面前的人笑得不能自己,范丞丞没有深究,因为陈立农笑的时候完全放松了身体,清晰地感受到笑的时候微颤的身子紧贴着自己,范丞丞辛苦的忍着,突然意识到坚持这种姿势煎熬的是自己。


不过想着眼前的人开心就好,连忍着欲望都没那么困难了。




后来两个人整理好还是决定一起去灯会,虽然最热闹的时候已经过去,但也还剩下很多玩的项目。


在陈立农感慨这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五个上元节的时候,范丞丞纠正说是第六个。


在第一年范丞丞因为受伤在修复期而被人当作橙子从树上摘下来卖,运到上元节的主街上,意识过来的瞬间让自己滚到了地上,但主街上的人太多,范丞丞还没有想好接下来的对策就被路过的人踢来踢去,在怀疑自己是否要旧伤上填新伤的时候,被人捡了起来。


"这里有个橙子诶。"


"哥哥!我们去买橙子。"说话的人拉着他往前面的店铺牵,另一只手伸过去拿手上的橙子。


"可是这个看起来……"被拉着的人只好自己把橙子放到最街边,跟着身前的人去了店铺。


因为这个举动,范丞丞方便移动自己的原形,在远离人群之后变成了人形,无意间被救了。


所以第二年的相遇不是偶然,帮助是不假思索。








——————End—————— 

献给最爱的少年。

生日快乐。

失踪人口回归!!!其实也没有失踪啦在适应大学生活。终于是赶上了这次生贺,第一次写丞农,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另外,上元节就是元宵节,丞丞做的是简易的陀螺。

其实本来想让小橘过年的,但是!太想写丞丞长叶子了就写了丞农!!!

小橘!下次!一定!


评论(25)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