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续

你们喜欢我就努力搞搞

【all农】佰玖坊(01-02)

•古风,all农,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废话预警,剧情纯属瞎编。
•本章橘农,贾农,洋农。

@栖栀 来来来栖栖,迟来的生贺,终于是写了😂

谢天谢地我试出敏感词了,终于文发上来了,大家可以方便地看了。



01.

下山的时候,雾气还没有散去,走了一路,露水打湿了衣摆。陈立农没有带多的行李,摸了摸怀里的玉佩,琢磨着怎么找到浩掌门说的涟城,可掌门也没说到到达之后要干嘛,诶很难对吧。


"弄弄!弄弄!"


"痒痒师兄!"陈立农一回头就看到木子洋朝自己挥手跑过来,没想到自己偷偷起身还是被发现了。


"弄弄,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你进了城之后可就是城里弄了,我打听过了,去涟城的路不好找,我就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下山时找了一匹老马,我让人试过了,它认得去涟城的路。到达涟城要两天时间,我还让人在后面加了个马车,弄弄你可别把我这马拐跑了。"


"不会啦,痒痒师兄,谢谢,真的谢谢。"陈立农转头看着这个认识时间不长,却跟自己聊得来,对自己百般照顾的师兄,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木子洋越抱越紧,他多想就这样不放手,在短短的一个拥抱中,他想到了很多。感觉怀里的人往自己衣服上抹了点什么,放开人一看,陈立农偷偷往他身上摸了一手泥。


"弄弄!你要向我这段衣服道歉!"木子洋刚想抓着陈立农,见人喊着"才不要嘞"已经三两步蹿远了,却也不追,看着陈立农的背影没动。


农农,这是你下山前,我能给你最好的了。



两天的路程,这匹马走走停停,却也不用人指路,一路向着对的方向,马停了之后陈立农掀开帘子,却没有看到城门。


还没下车就听到前面的林子里传来打斗声,这马倒是通灵性,在树林间便停下。


陈立农前去查看情况,没想到还没到涟城就碰上了一场江湖纠纷。


两人被围在中间却也丝毫不显慌乱,过起招来也游刃有余,但来者明显是有备而来,见进攻不成便想来阴的。


陈立农的手已经握到剑上,想起来师傅说过门派剑法下山之后不能随便用,特别是他不能被认出身份,只好放下手跑上去,希望自己另外学的三脚猫功夫可以帮助到这两个人。


刚绕到后面却看到除了前面在交手的几人,还有几人埋伏在树丛后,随手捡起了几块石子,本想用石头分散他们的注意,却看到埋伏的人手中已经扔出了暗器,陈立农只好扔出石子将暗器击落,几步冲出去想帮两人,却发现远处还有一人潜伏着,看服饰似是这些人的领头,那人手持弓箭,而箭的方向便是其中一人。


陈立农行动快于思考,施着轻功落到那人身旁,待站稳后却看见箭矢已经飞至那人跟前,见那人没来得及顾这暗箭,陈立农只能把那人推开到安全区域,手没来得及收回,箭矢堪堪擦过手臂,陈立农伸手捂住伤口,伤口不深,血|却染红了整个手掌。


"你没事吧!"林彦俊正愁怎么解决眼前这堆棘手的人,突然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前面箭刺入树枝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转头一看却看到了受伤的陈立农,立马就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站在远处的人见一击不成,像是知道这次已经没机会了,示意前面的人都撤退。


林彦俊和范丞丞见人走了赶紧围了上去扶住陈立农。"你没事吧?"


"没事。"


"认识啊?帮你挡箭。"见陈立农一下子没缓过神,范丞丞看向一脸担心的林彦俊。


"不认识。"


待疼痛过去之后,陈立农自己站正,刚想走两步就倒下去了,被范丞丞赶紧抱住才没有摔到地上。


"上来,我送你去百玖坊包扎。"林彦俊蹲下,示意范丞丞把人放上来。


"酒坊?不行我还没行冠礼,不能去酒坊。"


"不是喝酒的酒,六七八九的玖。行了别说了你都快不行了。"


"哦…对了我的马……"


"丞丞你去吧马牵过来,我先送他回去。"林彦俊感觉环着自己的手垂了下去,提了提身上的人,加快了脚步。见过为兄弟受伤的,为陌生人受伤倒是第一次见。




林彦俊冲进佰玖坊立马把人带去了二楼,没顾得了多的,一脚踢开了王子异的房间的房门,把人直接放到了床上。


"子异看看他怎么样了。"


被叫到的人倒也没有很大的不满,只是放下手中捣鼓的草药,看到床上的人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却也没有多问,立马帮床上的人把脉。


佰玖坊有除了店内的八个人进入二楼,房间内很快就聚集了人,王琳凯和朱正廷一时待客走不开,其余六人都在房间内。


"这位是……"在王子异确认人没事后,蔡徐坤看向林彦俊。


"他是我们受埋伏时突然出现的,还帮彦俊挡了一箭。"还没等林彦俊回答,范丞丞先说明了情况。


"可知道是何人埋伏你们?"蔡徐坤看了看床上的人正在被王子异包扎。


"不知,他们射了那箭之后便撤退了,到现在我还不明白他们的目的。"


"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活着带你们去复命,他的伤口上有迷魂散,所以才会昏迷。"王子异包扎好伤口之后起身解释。


"看来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之后一定要格外小心。彦俊,他痊愈了之后就送他走吧。"


"不必。"林彦俊起身探向陈立农的衣襟,没有去顾蔡徐坤不太赞同的眼神,从中拿出了玉佩。


"这不是……"


"太好了我们终于找齐了人!"


"丞丞你先照顾他,我们晚上都到楼下谈谈之后的事。子异你跟我来。"蔡徐坤看事情都解释清楚了,便叫人先散了。蔡徐坤和王子异是同门,也是九个人中最先碰到的两人,大小事情都是两人商量打理。


"好"




陈立农醒来的时候范丞丞差点在床边睡着。


"这是哪…对了我的马!"


"你的马已经牵回来了,诶你这马真好,都不用我拉绳自己都走到涟城了,有空也借我用用?"


"不行啦,这马是我师兄借我的,要还回去的。你有纸笔吗?我要给我师兄写信。"


"有,我去拿。"


范丞丞拿着纸笔回来的时候后面却跟着一大堆人。


"你没事吧?"所有人都围着陈立农,林彦俊最先开口。


"没事了。"陈立农抬头一看,就是自己救的那人。


"既然大家走在了,我们下去说。能走吗?"蔡徐坤走到床边把人扶下床。


店铺已经打烊,九人到齐了楼下之后,选了最大的桌子坐下。


陈立农看其他八人竟都拿出了与自己一样玉佩的人,玉佩为半枚,每两枚竟都能合成一块完整的。




02

奇异果乃缃山的圣果,由五位掌门共同守护,其他山上的各个门派时刻都想把这圣果归为己有。


然而在几月前却发生奇异果被盗之事,五大掌门并没有外传,也没有下山寻找。若是此时外传,必定掀起一阵波澜,掌门一旦下山,必会惊动其他门派。所以五个掌门协商只能分别选择门内优秀的弟子去下山寻找这圣果。


每位参与寻找的弟子都会有一枚玉佩来相互确认身份,但兴掌门只将任务告诉了第一个下山的人,也就是蔡徐坤,剩下的弟子掌门只说了带着玉佩去涟城,其余什么都没说。


掌门说一下山便是第一场考验,因为不能穿门派的衣服下山又不能将玉佩戴在显眼的地方,弟子的会合变得格外困难。


第一个与蔡徐坤会合的是同门的王子异,两人都了解事情原委之后,决定要有一个固定的地方集合,并一起再寻找下一个弟子。蔡徐坤选择了开一间菜馆,既不会引起其他门派眼线的太大注意,也好打听奇异果的下落。掌门说过一共有九名弟子会带着玉佩,于是取名为佰玖坊。这便是佰玖坊的来历。


佰玖坊虽是菜馆,不仅以菜的美味出名,也以酒出名,百姓以为这"玖"与"酒"同义,便认定佰玖坊也是一家酒坊,殊不知这酒是在找到第四个弟子黄明昊之后突然兴起的。


如今八个弟子各有所长,一起经营的佰玖坊已经成为涟城第一馆。佰玖坊有两层,第一层为所有人开放,第二层不得入内,这是佰玖坊的规矩,一开始的确有人闹事,但都被林彦俊打了一顿,之后便没人敢再提出要开放二楼。第二层有九间房间,分别为九个弟子准备。


"找回奇异果,便是我们的任务。"蔡徐坤一一道出了掌门所交给的任务,也解释了佰玖坊的来源,好让刚加入的陈立农更加了解现在的情况。


"那现在有奇异果的下落吗?"虽然在会合之后知道在涟城要找带着相同玉佩的弟子,但任务也是第一次听蔡徐坤说起。


"我打听过了,今年的武林大会在涟城后的晟山举行,听说有放出消息,赢的人能够得到一枚天下奇果,我猜,那便是圣果。"蔡徐坤作为佰玖坊的掌柜,却不常出现在佰玖坊中,都是去各个地方打听奇异果的下落。


"是在缃山举行的武林大会一样嘛?"说到比武大会,陈立农便想起了在缃山上的比武大会。


"不一样,在缃山上,五位掌门互为挚交,比武从来都是点到为止,分出胜负之后若还想置对方于死地,掌门便会出手制止。这江湖的武林大会则不同,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任何的偏门左道都是不被制止的,目的只有赢,生死与招式全然不顾,听说有多少豪杰葬命于此。所以我们不仅要学会门派剑法,还要学会江湖武功以及江湖的处事方法,在武林大会开始之前,我们会轮就去江湖上讨教功法。"


"讨教?"


"就是与他们过过招,知道他们的招式,会了之后揍他们一顿就可以走了。"林彦俊做事一向简单。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明天你先在店中习惯一下,之后就和他们一同去吧讨教功法吧。明昊,带他去房间。"蔡徐坤看时间不早了,告诉了陈立农之后的安排。


黄明昊带着陈立农上了二楼,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前面的人。


像,当真是像,特别是那双眼睛。



五年前,黄明昊因资质被程潇掌门重视,在每个月的门派内部比武中无论输赢,潇掌门都会留下他对他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进行指导。


同门的有心人误认为潇掌门看重黄明昊,单独传授给他门派的独传武功,心中觉得不公,暗中谋划着陷害黄明昊,却不知潇掌门从未偏袒黄明昊一人,掌门对认真的门徒给予同样的关怀,只是有时会在门派比武前后单独说,有时会在集体训练时一一指点。


黄明昊第一次得到下山的令牌,却在山腰处被埋伏,拖伤奋力甩掉身后的人,靠在一颗大石之后调整气息。黄明昊捂着伤口,血却止不住,只能自己点穴止血,黄明昊清楚得很,要是不快些处理伤口,他的手可能就再难抬起来了。


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伤口,听到了草丛的窸窣声,身体再次绷紧了,心想难道是那群人又追了上来。


黄明昊艰难的站起身却因体力不支再次倒下,眼看人就要走到自己身后了,一心急只能用气势压人。


"来者何人!"


"……超、超级农农!"陈立农一直有一个大侠梦,加入在李荣浩掌门门下,门规是要先练习炼丹做药再习武,最后在两者中进行选择。陈立农觉得每个大侠都有一个响当的名号震彻江湖,此时被问是何人,只好先想个名称应付过去。


"你咳咳…咳"


"诶你没事吧,我刚刚看到有血迹,啊你受这么重的伤,我给你包扎。"陈立农抓着黄明昊的手仔细查看了伤口,好在伤口没有感染,没有被毒所侵蚀。


黄明昊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个药童,背着竹筐应该是在采药,看衣服是别的门派的人。


陈立农又是从竹筐里拿出草药匆匆处理敷在伤口上,又是从衣袖里拿出掌门给的药丸给黄明昊服下。


"这个敷上去可能有点痛吼,你忍着点。"


"这个是掌门给我的药丸,止血用的。"


"这些药给你,伤口现在只是止住血了,回去你也要多加注意,伤口不能碰水,如果碰水了要赶紧擦然后干服用这个,伤口裂了要服用这个,这个药是每天都要服用的,能加快伤口愈合。"陈立农一下子从袖子里掏出了好几个瓶瓶罐罐,一个一个认真的讲解给黄明昊听,最后犹豫的从怀里掏出了个瓷瓶。"这、这个是我自己炼的药,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这药的功效应该是……"


陈立农还没说完黄明昊就把瓷瓶拿过来倒出一小颗药丸,直接吞下。


"诶我还没说完这是干什么的药你干嘛就吃啦!这个只是我自己混合几味药效相近的草药做成的,你都不知道有没有毒你干嘛吃啦!"


"你都救了我一命了,此时又怎么会害我。"


"这个应该是提神用的啦,我自己试过了没毒,只是不知道管不管用。还有,你装什么大人啦说话这么老成,你看起来不我还小。"


"哪有,我十二了。"


"我也是诶!"


"师兄都说我还小好多事都不跟我说你知道吗,现在终于遇到一个跟我一样大的了。"黄明昊刚刚还一副大人样,现在撒起娇来竟也毫不别扭。


果然是个小孩啦,陈立农这么想着,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来采药的,赶紧收拾竹筐中的草药,又叮嘱了几罐药,匆忙告别跑回门派。


黄明昊想着五个门派的比武大赛时,兴许还能遇到,却在此之前被掌门派了重要任务下山了,再相见,便是五年后。



陈立农刚想转头问自己房间在哪就被拉进房间,被抵在门上之后才看清黄明昊的脸。


见人都回房了,黄明昊把人带到自己房间,抓着陈立农的手臂着急的问,"你是不是就是以前给过我药的那个小药童?"


"什么小药童?"


"超级农唔……"黄明昊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


"别、别说出来!"陈立农不知怎么的,整个脸都红透了。


黄明昊奇怪的看着脸红的陈立农,拍了拍他的手示意放下。"你怎么了?"


"那个名字,是、是我乱编的啦,你别再叫了……"


"好好好懂了懂了。"原来是听到那个年少不懂事的称呼害羞了。


黄明昊把抓在手臂上的手往下移,两手环在了陈立农的腰上抱紧。"那个时候谢谢你,你救了我一命,从今天起,我们就是过命的兄弟了!"


刚移开黄明昊嘴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被此时的拥抱勒的有些紧,只好环着黄明昊的脖子回一个拥抱。"好。"


"那我可以叫你农农吗?"


"可以,但之前那个你要帮我保密。"


"没问题!"看着眼前的人又有脸红起来的趋势,赶紧答应了下来。


"那我可以叫你明昊嘛?"


"当然可以!走走走农农,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陈立农回房后突然想起还没有把马还给痒痒师兄,立马磨墨写信,写了对师兄的感谢,也交代了迟些还马的原因,却也没有把今天的事全盘道出。


想着把马牵回来的人好像叫范丞丞,但现在大家都睡下了,也不知道范丞丞住在哪一间,只好麻烦刚刚送他回房的黄明昊。


黄明昊对于陈立农的到来有些意外,更多的却是惊喜。


"农农你怎么了?"


"明昊你知道马棚在哪嘛?"


黄明昊想起了今天看到范丞丞牵回来一匹马,安置在了后院,立马同意带陈立农一起去找马。


在路上陈立农道出了马的来历以及要把马还回去的原因,黄明昊说也要跟着指路,陈立农不认识路,只好把人带上,两人一直走到城门。


陈立农拍了拍马背,让马自己回去了。


信放在马车里了,希望痒痒师兄能看到。


回到佰玖坊时已经是子时,陈立农吹灭了房内唯一点着的蜡烛,也进入了梦乡。




————Tbc————
第一次尝试古风,写的应该很bad,希望不要介意。栖栖我写了我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脑洞,估计这应该是一个坑,大家慎跳。文中的地名都是谐音,缃山、涟城、晟山分别是偶像练习生的像、练、生。自从我看了武林外传游戏的九人视频之后,我满脑子都是他们很仙很仙的样子啊!!!我的少侠们啊啊啊啊!!!那个真的很帅啊!!!九位少侠的门派归属就是导师合作舞台分布,倒也挺巧,五个组都有人在。

它真的可能是个坑,真的好难写😂

希望看文愉快and留点评论❤️

评论(31)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