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续

你们喜欢我就努力搞搞

【橘农】八月微晴—等待

•校园,橘攻农受。
•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单身。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联文第二棒,隐隐约约的双向暗恋,周二快乐。



爱不就是从一个人等待到知道等待的不止自己一个的过程吗。 ——等待


如果要问林彦俊是怎么跟陈立农在一起的,他或许会说"因为我等了他一年。"

"为什么?"
为什么要等待,为什么要等这么久?

"为什么?哪有什么为什么。"





被通知运动会之后一天就是秋游,全班同学都欢呼了,要知道去年运动会结束之后一天就开始上课,简直就是体力和脑力的双份摧残。

林彦俊和去年一样报了三千米,虽然去年只拿了个第六,只有奖状没有奖牌。

其实不知道还好,但被告知离第三名只差了一秒多也觉得有些可惜,跑到后来林彦俊也想不了很多,依稀记得前面是有两个挺近的人,但始终超不过去,胜负心让林彦俊把今年的目标定在第三。

"要给我加油。"林彦俊跑之前对陈立农这个室友兼前桌说。

"嗯嗯嗯!"

即使林彦俊在跑前想了多少种速度分配,一跑起来根本顾不着后面有没有力气冲刺,只记得最后会有个加油声吧。

跑三千米的时候整个操场都要让出来,即使第一圈之后只用到最内道。

还剩最后一个直道的时候,在老师还没反应过来制止的时候,一个班的大部分男生突然冲到跑道第二道帮林彦俊加油。

林彦俊最后停止运转的脑子突然意识过来,自己身边围了一圈自己班的同学。

"林彦俊加油!"

"兄弟最后了冲刺一下!"

"脸俊冲啊!"

以及跑在自己右前方一步远的"彦俊加油!"

大脑意识到自己在被这么多人鼓励着,突然感觉不到累了,他追着陈立农的步子,超过了跑在自己前面不远处的两个人。

第三名,做到了。

陈立农递出了手上的矿泉水瓶,贴近了林彦俊,示意要不要靠一下。

林彦俊喝了口水把自己的部分重量交托给陈立农。


这次还真是有点累了。

虽然被学校提醒了以后不能出现陪跑,但一般三千米陆续有人完成之后,终点处都会站满人,学校也没有对这个举动太追究,一句话就带过了。

站在领奖台上,林彦俊捏着他的铜牌,眼神不自觉地往跑道上看,三千米颁奖的时候在跑道上进行陈立农参加的四百米。

想去终点等他。

那或许就是等待开始的时候。





"彦俊!今天是圣诞节,你说在床边挂着袋子会有礼物嘛?"

"那不是只有小朋友才有的吗?"

"不是啦,是因为没有给圣诞老人准备放礼物的地方!"说着陈立农指了指刚刚挂好在床边的小布袋。"彦俊我也帮你挂一个吧。"

林彦俊看着两张下铺的床上,同一个位置,挂着两个大小相同的小布袋,手掌大小,袋口用来拉紧的绳子松着,绳子挂在床边的栏杆上。

林彦俊苦恼的想着,自己根本没有准备礼物。

熄灯之后林彦俊想了很久应该送些什么,寝室里都是些日用品,唯一能当礼物送出去的只有手上的手链了。

学校其实规定不能佩戴手链,但只要是露手臂的场合,林彦俊都会把手链摘下,就这么换着各种手链戴了一年的林彦俊,一次都没被抓包过。

林彦俊看了眼时间,离熄灯不久,不知道陈立农有没有睡着,想着圣诞老师会不会都是在十二点送的礼物。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熬到十一点多,林彦俊已经在睡着的边缘试探了好几次,再一次醒来可能都要第二天了,一鼓作气从暖和的被子里爬出来,轻手轻脚地走到陈立农床边,把摘下的手链放进布袋里。

"谢谢林圣诞老人。"

"?!你没睡着啊?"林彦俊瞬间就清醒了,虽然灯没开看不到,但他肯定陈立农在笑。

"嗯!想知道是哪位圣诞老人来送礼物。"

"不许笑,礼物明天早上起来才能看。"说着就把陈立农的被子拉上去,盖过脸。

陈立农伸手把被子稍微拉下露出眼睛,盯着林彦俊。

明明今天月亮不圆,月光照的那双眼睛格外的亮。

对视了一会儿,林彦俊扯了扯睡衣道了句晚安就接着睡下了。

真是的,小朋友这个时候都应该睡着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陈立农看了眼时间,离起床时间还有十分钟,在被子里换好衣服,坐起来披上冬季校服。


从柜子里拿出昨天晚上准备好的大白兔奶糖钥匙扣,陈立农差点给了自己脑袋一掌,昨天晚上想着十二点送,结果睡着了,还好今天起的早了一点,不然礼物都送不出去了。

把钥匙扣放进布袋后,陈立农把袋口的绳子拉紧,回床上的时候拿下自己床边的布袋意外地看到里面是林彦俊这段时间一直戴着的手链。

林彦俊听到哨声的时候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眼陈立农的位置,应该已经去洗漱了。

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到床边的布袋跟昨晚不一样,袋口收紧了,林彦俊拆下布袋,看到里面是一个钥匙扣,每次回家前陈立农都会提前拿出来的大白兔奶糖钥匙扣。

"彦俊,再晚点要迟到了。"陈立农刚洗漱回来就发现林彦俊坐在床上盯着自己送的钥匙扣发呆。

袖子在洗漱的时候被卷起,林彦俊看见刚拉下袖子的手上戴着自己给的手链。

莫名的满足感。

明明手里握着的是颗假的糖,却感觉像是吃了真的糖一样甜。





春游的早上,陈立农有些反常的起不来,勉强睁开眼迷糊地看着坐在自己床边扯着自己被子的人,昨天到底是谁说要春游了兴奋的睡不着觉拉着自己讲了还久的冷笑话。

不过陈立农也忘了昨晚自己也兴致勃勃的听着林彦俊的冷笑话,为了憋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好几次。

去游乐园的路上陈立农还是睡着了,林彦俊让陈立农枕着肩膀,用眼神击退了好几个想来拍睡颜的同学。


"醒醒,我们到了。"林彦俊拍了拍陈立农的大腿。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陈立农揉了揉眼睛,跟着手提两只包的林彦俊最后下了车。

林彦俊看陈立农看到游乐园大门之后差不多清醒过来,把他的包递过去帮他背好。

在快要集合的时候林彦俊说了句要去厕所就跑到逛的时候看到的一家钥匙扣店里,买下了他一眼看中的橘子味果糖的钥匙扣。

上次圣诞节收到陈立农的钥匙扣后,他每次拿出来的钥匙都只有一个环,光秃秃的,林彦俊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刚刚在走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这家店挂在外面的钥匙扣,林彦俊觉得意外的适合陈立农。

在外面集合的时候陈立农看着同学手上拿着各种东西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买东西留念了。

"彦俊我忘买东西了!"

"没忘,我帮你买了。"林彦俊拿出刚刚买的钥匙扣递给了陈立农。

"啊这个好好看,谢谢!"

看着陈立农拿出自己的钥匙,扣上钥匙扣,终于感觉什么都不缺了。

陈立农看旁边的同学在玩什么也凑过去看,同学拿着一个杯子里面装着蓝色的液体,小心翼翼地端过来,到陈立农面前突然把液体泼出来,陈立农习惯性的躲避了一下,结果发现杯子里的液体并没有倒出来,拿过杯子才发现是两层的,液体在两层玻璃之间。

"这个可以借我一下嘛?"

借来了杯子陈立农从大老远就开始装作小心翼翼的拿到林彦俊面前,好像蓝色液体随时会倒出来一样。

走到林彦俊面前直接往衣服上泼,虽然林彦俊反应不大,但还是用手挡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彦俊。"看到林彦俊跟自己一样上当,陈立农就笑的不能自己。

蓝色的液体没泼到身上,笑容却像是泼到了心上。





暑假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只有住校生在,为了第二天可以准时放学,班主任决定把大扫除提前。

下午提早放学后就开始给留下的住校生分配打扫区域,桌子全部被搬到走廊上,大部分同学拿着抹布往返教师和厕所,排着长队洗抹布的场景倒是第一次见。

全部打扫完的时候差不多到饭点,刚拖完的地还有些湿,大家都去了食堂或者宿舍,打算等地干了之后再把桌子搬回去。

两个人吃完饭后一起逛操场,走到操场外的肋木架边,像平时一样爬到了最高的地方坐下了,每次都是陈立农兴奋的先爬上去,等林彦俊上来的时候都会拉一把。

多少次了,他像这样对自己伸出手。

但今天有点不同,林彦俊特地和陈立农坐在不同的方向,抓着栏杆的手有些泛白。

"陈立农。"

"……啊?"

"下次你主动牵我手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吧…"林彦俊说话的时候没敢看旁边的陈立农,只是看着学校外面的小巷子。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只手握了上来,盖在自己放在腿边的手上。

林彦俊愣愣地转过头,发现陈立农也没看他,只是盯着操场,头发旁露出的耳廓有些红。

虽然自己耳朵也红的不像话的林彦俊没什么资格一直盯着陈立农的耳朵看。

还考虑着今后会不会握不到陈立农手的林彦俊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憋着一年的心思就这么有了最理想的结果,现在除了回握陈立农的手之外,林彦俊的脑子还没有正常运转。

两个人一直牵着手坐到晚自习快开始的时候。

回去的时候桌子已经搬回教室了,整整齐齐的摆好,只有中间的桌子都并了起来,老师已经把电脑搬到教室里在选影片了。

电影开始放的时候老师把灯关了到办公室了,教室里只有十几个住校生坐在一排看电影。

林彦俊和陈立农很自然的坐在一起,灯关掉的时候,林彦俊准确地抓过陈立农的手十指相扣。

虽然没有一句喜欢,但握着对方手的时候有一种安心感,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就这么在一起了。



林彦俊觉得,什么时候开始等待和为了什么开始等待,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等了一个春夏秋冬,等来了他最重要的人。

所以不需要理由。



—————End—————
我居然又开始写校园文了,也算是入坑的初心吧。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但想写的是那种朴实却又暖心,普通却又特别的青春生活,他们都是天使。青春太多样了,希望可以跟你产生共鸣。
下一棒@是流星 !!周三加油!!!

希望看文愉快and留点评论❤️


评论(24)

热度(322)